_寒子_

一応写手 coser
随心所欲型选手 请多多指教
刀剑乱舞中 T家星饭 法狗秃顶预备军
BGBLGL通吃
专刷青黄段子用小号:http://6857aoki.lofter.com

[天白]一期一会


关键词:无法触碰

就这里来说很难定义这个到底是糖还是刀子…想表现出那种“一生只有一次”,带有淡淡忧伤的暧昧情愫,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做到啊……总觉得这样的感觉在这两个人身上非常合适呢,总之请多多指教【鞠躬】以下是注意事项
空丸x锦有【顺说阴家人真的都有特别的捡风魔技巧呢(并不 】 剧透预警 从头至尾两人没有碰面 短篇狂魔出没注意x


暮春三月,东方这个岛国在一年中最美的时刻之一。
大津市也一样,樱花紧紧簇拥着,淡红色和白色如同云霞一般交织在半空中。
或许是因为如云如雾的樱花带来的不真实感,又或许是因为漫长的冬季刚刚过去,一切都还没有从昏沉的睡梦中完全苏醒,空气中弥漫着一种闲散的气氛。
仿佛时间流逝的速度也减缓了。
沿着石阶的右侧缓缓前行,走过朱红色的鸟居,阴家神社中所栽种的樱花也沐浴在柔和的阳光之中。
“哦!是赏花的时候了。”阴家当家盘腿而坐,用扇子轻敲着因许久缺乏活动而有些不适的肩这么说着。
“也是呢。”锦小步走来,而后轻轻放下了手中的托盘。
“因为樱花都开了,所以晒了一些拿来泡茶。”
她跪坐下来,将茶杯端出。黑白色的发随着主人的动作柔顺地垂下,即使是对比如此鲜明的颜色也被锦娴静的气质带出了些许柔和的感觉。
“多谢,锦以后一定是个好妻子啊。”阴天火调笑着,看着少女的双颊不出所料地染上了绯红。
“您这是哪儿的话……”锦显得羞赧又不知所措。
“空丸!把赏花的东西拿出来!”他大声喊道,声音惊起了在场院中觅食的麻雀。
“啊啊烦死了!混蛋大哥反正你就是想喝酒吧!”阴空丸抓着头发,脸上显出不耐烦的神色。嘴上虽然这么说了,少年却还是走进放置杂物的房间。
“哪有不赏花的日本人?赏花才是一年的开始啊知道吗!”
“咦要赏花了吗?空哥空哥俺来帮忙!”
“哇啊宙太郎小心瓶子!瓶子!”
唯有阴家神社撕裂了暮春松散的气息,今天也热闹地吵嚷着。
怠滞的空气被这份热闹催促了似的加快了流动,吹起阴天火松松垮垮搭在肩上的外套。阴家家徽轻微地波动着。
“话说,没有点心嘛。”天火盯着空出一块的食盒。
这时热烈的气氛一下子寂静下来。
往年赏花时,点心总是白子在做。他会很细心地把和菓子做成精致的樱花形状,甚至使用花瓣做出清甜的内馅。阴家三兄弟一致认为白子的手艺比大津的任何一个点心师傅都要高超。
可是过去总被各式可爱点心填充的那个方格如今却呈现出一种突兀的空白。
“……我出去买回来吧?”锦察觉到三人的神色有些不自然,试探性地问道。
“我和你一起去。”空丸站起身,与锦并肩走下了石阶,并为了配合身旁的少女而特意放慢了步子。
两人的身影很快消失在一片红烟绿雾中。
“春天来了呢。”
天火“哗”地打开折扇,望向他们离去的方向微笑着,眼中尽是深意。
“唔?”宙太郎抬起头,不明所以地看着天火。
“没什么。”天火笑着揉了揉自家弟弟的头,接着恶作剧般地说“宙太郎知道吗?空丸恋爱了哟!”
“欸真的吗?”
“大哥什么时候骗过你啊哈哈哈哈……”
从神社中传来的吵闹声听起来越来越远。
“锦恐怕不知道,过去家里的点心,不管是待客还是年节时用的,统统都是白子哥做的。”少年低声说。
“哎?”闻言锦惊讶地睁大了双眼。她怎么也无法想象那个冷峻残忍的首领是在抱着怎样的心情,出于什么样的目的在制作着那些小巧可爱,花样繁多的点心。
“白子哥做菜超恐怖的,想不通为什么点心就做的那么好吃……我是不知道他留给你们族人的是什么样的印象,我只知道作为‘金城白子’的他是个温柔的好哥哥,总是对我们微笑着。说实话,我还不能原谅他,但是……”
阳光穿过叶片与花朵之间的空隙,在两人身上留下了斑斑驳驳的光点。
“希望能再一次见到白子哥。”
直到听到这句话,锦才明白为什么当初首领那样反感她接近阴家三兄弟。不单单是因为计划,有着不祥紫色的双眼中,明明流露出的是浓浓的保护欲。恐怕也是因为这份羁绊的缘由,即使是那样的深仇大恨,身边的少年还是说出了“想再一次见到”这样的话。那么现在离开了这三个人的首领……即便是那个人,也会感到寂寞吗?
阴空丸不好意思地冲她笑了。
“对不起,让你听这些牢骚。”
“啊不不,没关系的,不如说您肯对我说这样的话是我的荣幸。”锦慌乱地摆手,面对着少年的道歉,她显得手足无措。
“锦还是这样……太客气了。走吧,不看着大哥的话他又会喝醉了。”他笑着向前走。
“是。”锦看着空丸的背影,不自觉地红了脸庞。
春天啊,轻飘飘,甜腻又温暖的季节。
所谓“知兄莫如弟”,正如空丸预料的那样,此时神社里的阴家当家已经有了点醉意。
没有白子的日子,一时间他真的有些不习惯。
虽然清扫和家务有锦在做,但是不一样。
如果白子还在的话,现在一定会无奈地劝他“不要喝太多了,一会儿空丸回来又要数落你了。”食盒里空缺的位子也一定是满的,自己会笑嘻嘻地拉着他道“陪我喝一杯嘛又不会怎样。”他会端起酒壶斟酒,嘴里说着“就只一杯哦。”然后也陪自己喝到微醺。
突然他想起了去年赏花的情景。
自己也是一样喝到烂醉,一直胡闹到晚上。白子在确认过空丸和宙太郎已经休息了之后,把自己扶回房间。
“天火真是的,也该适而可止了吧?大家都很辛苦的。”一向好脾气的白子也忍不住向天火抱怨了,有些冰冷的手扶着天火的手臂。
“手好冷啊。”他摇摇晃晃地抓住白子的手,嘴里含糊不清地咕哝着,寒冷的感觉让天火稍稍清醒了一点。
“因为刚才一直在整理清洗嘛,冷是当然的了。”白子调整了一下姿势,以便更好地支撑住天火。
白子略显纤细的手指被天火好好握着,他感到白子的指腹和手指侧面的关节处有一层薄茧。过去在风魔里一定也过的很不容易吧。天火这么想着,更用力地包住了白子的手掌。
而白子丝毫没有察觉身边人复杂的心理活动,只是默认为天火是醉到站不稳了而向他借力。
“你看,这不是都醉得站不稳了吗?”白子略带斥责地说着。
现在回想起来也不知道那时理性还在不在,或许是因为酒精的缘故变得大胆了吧,总之一时冲动,他偏过头吻住了白子的唇。
失去平衡的天火“咚”地一声跌坐在地上,白子也理所当然地被带倒了。
他伸出手环住白子的肩,认真地扫过白子的牙齿和柔软的口腔。
白子的唇齿之间带有点心的甜味,一时间天火有点舍不得离开。
被他温暖过的手微微颤抖着抓住了他的衣襟,毫无准备的白子完全处在被动的地位。
天火不知疲倦地向他索取着,致使分开时两个人都轻微地有些气喘。
“真是的,天火你还清醒吗?嘴里都是酒味……不要把我当成喜欢的女孩子啊。”白子气息不稳地埋怨着,轻轻推了推天火。
其实天火的酒已经醒的差不多了,但不知为什么,他当时只想装醉到底。
“白子吃了什么,很甜。”天火故意舌头打结地问,坏笑着向白子身上倒去。
“还不都是天火的错,空丸忙的没办法做饭,我们就用剩下的点心对付过去了。”白子推他不动,只能任由他靠着。
“白子也对我温柔一点嘛。”
“已经很温柔了,要是空丸的话一定会骂你的。好了快起来,我扶你回去休息。”
“不要!我已经长在地板上了!”
“说什么呢,快起来啊!”
……
贪恋那份温柔,想再一次握住那双修长的手,想再一次亲吻那总是弯出好看弧线的唇,想对他说那句一直没来得及说的“喜欢”,想永远把他留在身边。
回过神来的时候空丸和锦已经回来了。
“臭大哥啊啊!又喝醉了!”空丸黑着脸将盛放点心的纸盒放在地上,转而叉着腰要教训天火。不过他接下来的话很快被宙太郎打断了。
“空哥你恋爱了吗?是吗是吗?”
“你小子又听大哥瞎说了吧?我没有!”
“空丸大人……宙太郎大人……”
阴家神社彻底陷入了一片混乱之中,而引起这场混乱的罪魁祸首却悠闲自得地拆开和菓子的包装纸,将小小的点心送入口中。
果然还是白子做的比较好吃。阴天火默默地在心中给出了这样的评价。
樱花随着微风在枝头轻轻摇晃。
醉眼朦胧中,穿着白衣,束着发带的身影再次浮现在这片淡红色的云雾里。
那是存留在阴天火记忆里的,注定不会重复的时光中那个已经无法再次触及的人。
一期一会,世当珍惜。






一期一会原本是一句茶道用语,意思是像这样坐在一起喝茶的机会或许一生中只有一次,因为下一次与你面对面喝茶的,就不再是原来的那个人了,茶的味道也不再一样了。所以对于眼前的一切要倍加珍惜才是。对于这两人来说非常合适吧?再次见面的时候,金城白子已经是作为风魔小太郎而存在着了。有兴趣的姑娘可以在度娘上搜一下这句话,意境非常美。

评论
热度(12)
©_寒子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