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寒子_

一応写手 coser
随心所欲型选手 请多多指教
刀剑乱舞中 T家星饭 法狗秃顶预备军
BGBLGL通吃
专刷青黄段子用小号:http://6857aoki.lofter.com

目标情人 [上]

不要脸的我又开短连载惹,长点的文章还是在这个号上刷一下。

寒子:


AU 双特工,强强 小M的梗w
OOC注意 预计2-3部分?不会太长,大概有工口
撸主英语烂,第一次写这个题材,欢迎捉虫:)
本来说是Kingsman背景但我真的无力Orz听了一下剧情感觉带入不进去,又没看过什么特工电影,自作主张去补了史密斯夫妇,大概会有点那个意思吧x不过史密斯夫妇也是挺萌的一部片子w



——————————


午夜时分,新泽西州。

与繁华都市相距甚远的郊区,公路旅馆的木质屋檐下两排吊灯散发出朦胧的光线,几只飞虫扇动着翅膀试探似地撞击着因年久而蒙上了一层黑色颗粒的灯泡。一片寂静,偶有一两声虫鸣也被掩映在草叶之间,时隐时现,仿佛是怕搅扰了什么。新月半遮半掩地将自己掩藏在薄云后,静默地洒落着清辉,星辰间窃窃私语,无声无息地架出侃侃银河。

几个旅客模样的男人打开旅馆1001号的门,其中一个透过窗子环顾了一下周围的环境,米色的窗帘随之被拉上了。于是几个男人的面容便窥不真切了,只有廉价窗帘上隐约的几个人影。

放下望远镜,黄濑打开车上的通讯设备向上层报告道:" The target is in sight. "「*目标出现」一旁的青峰重新调出手提电脑上的目标消息,顺带利用早已布下的监控设备监视周围的环境。听过自中心传来的行动指令他关掉通讯设备的话筒,看着黄濑轻车熟路地从后座抽出装了消音器的狙击枪架好瞄准。

一场隐匿于这静谧夜晚下的博弈已经开始了,黄濑勾起嘴角。棋局的赢家是谁,自然毫无疑问。精心排布与一流的工作人员,较之于此,毫无准备且对自己身边的间谍根本没有怀疑之念的军火贩子注定难逃落网。他只希望能早点结束工作,为了这个目标他和青峰已经连续忙了好几周了,虽然也是天天靠在一起,但工作的时候不谈感情,他们约好的。于是不管家里还是公司,天天围绕在他们之间的就是狙击计划,任务分配,地形分析,状况调查什么的,整个家里的空气都沉闷的仿佛停止了流动似的,连客厅水族箱里青峰去年夏天抓的小龙虾都没好好喂了,搞得人家时不时便挥动着一对大螯气势汹汹地表示抗议。黄濑想他们之间应该再定个规矩,私人时间内不谈工作!

他有些烦躁,甩开额前挡眼的碎发道:"红外望远镜拜托递我一下。"

"哦。"青峰全神贯注地盯着监视画面,只听到"望远镜"这三个字的他想也不想就把手边的军用望远镜递了过去。黄濑一摸手感不对啊,没好气地推开漆着迷彩的普通设备:"你看看你手里是什么。"

"望远镜。"

"我要的红外。算了你继续看监控吧,手枪在座位下面看清目标不要伤到平民。"

"知道。"青峰含糊地答了一声,监控显示九点钟方向乔装成旅馆服务生的同事正在按计划路线相目标房间靠近,一切进展顺利。他拿起手提电脑挤到后排,架好另一架狙击枪。

黄濑瞥了青峰一眼,他和自己一样半跪在地上瞄准,被放置在座椅上的手提电脑尽职尽责地运行着,没有危险警示。上帝,和自己的情人在一起工作真是有够难受的,黄濑扭过头自言自语:"让你和我搭档,上头也不知道怎么想的。"

"总比做对方的目标好。"刚刚给他递错望远镜的人漫不经心地接了他的话。

"这句怎么听见了。"黄濑从喉咙里挤出一声不爽的冷哼。

"......你今天心情不好。"

"工作时间不谈感情。"

青峰从座椅与拉门的缝隙间去看黄濑盯着窗外尖锐专注的眼神与紧抿的不知何时擦破了皮的嘴唇,不禁想上次亲吻这双唇大概是三周之前的事了。很明显黄濑也在为近来餐桌上疲惫的沉默和无休无尽的战术讨论心烦。那句话说的不错,永远不要跟你的爱人在一起工作,特别是像他和黄濑这样的工作狂。不过青峰知道黄濑这不过是一时火气上来,一会儿任务结束大概就又会笑着说小青峰开车去吃个夜宵吧什么的,恢复原样了。 至于现在,他还是避着点雷区,专心工作为好。

监控显示服务生敲门进去了,他打开藏在身上的监听器,房间内的声音开始在车厢里回荡。目标没有作声,倒是他们一早安插进去的间谍问了几句话,话语间暗号一出服务生突然打开窗子将目标暴露在狙击范围之内,黄濑和青峰立刻开枪射击,两弹均打中致命区域,干瘦的中年人便胸前迸出血色倒在身后的床上,估计登时即停止了呼吸。几个保镖冲着子弹射来的方向开火,在他们的防弹车上留下深浅不一的痕迹。青峰扔下狙击枪回到驾驶位开车扬长而去。他们的任务就到此为止,撤离的时间到了。监听器传出房间内一片混战的声音,枪声,喊叫声混作一团,随着他们离事发地越来越远,只剩下一片嗞嗞的杂音。黄濑重新打开话筒汇报:"Mission accomplished. " 「*任务完成」

青峰分神瞄一眼黄濑,黄濑还是面无表情,将手边的设备统统收拾进战术携带包后扣好安全带,活像个犯罪记录为零的良好公民,但实际上这家伙比他做过的任务还要多得多呢,近的边境远的越南古巴中东,上次黄濑给他看以前用的地图,标着红点的是他出过任务的,青峰一瞧除了两极这货快环游一圈地球了。

他叹了口气。工作问题结束,现在轮到感情问题上位了。

"去看场电影?"

"午夜场……没什么好看的,怎么想起来电影了。" 黄濑按着眉心,也不看他,只是似乎很累地偏着头靠在车窗上。青峰怕车子颠簸磕到他,减慢了车速。

"那兜风?好久没约会了,做点情人该做的事。"青峰耸耸肩,很显然任务结束了,黄濑的坏心情却没有结束。他并不是不知道为什么,但让人无可奈何的是他们既讨厌让工作占据自己的私人时间,却又需要大把时间做计划,所谓劳碌命的一流特工。

黄濑索性背对着他蜷在座椅里模糊地哼道:"想睡会儿,到家叫我。"然后便不再作声,一时间车内只剩下一片尴尬的沉默。

青峰有点恼,他不懂黄濑有什么好别扭的。他们的行事风格确实很不同,因此少不了就细节争论反复修改,但工作归工作,生活归生活,现在目标达成了,那个瘦竹竿怎么死法与已经结束的计划关他和黄濑的爱情什么事?就算这几天他们因为事务把彼此冷落了,也不能连个弥补的机会都不给吧,就是任性也该有个限度。

话虽这么说,可当他看到黄濑一脸倦容,干燥得起皮擦破的嘴唇与眼眶下淡淡青色的时候
,就又不忍心再说些什么。青峰只好重重出了一口气,握好方向盘。改装过的道奇奔驰在夜半时分鲜少有车经过的高速公路上。

其实黄濑没睡着。他有点后悔刚刚以那样的态度对待青峰,毕竟这些并不全是青峰的错,他自己也有责任。要论工作狂程度,他跟青峰是半斤对八两,都属于忙起来顾得事业顾不得家庭那种,偏巧他们还是上头指定的搭档,于是事态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也不足为奇。黄濑觉得自己蠢死了,当初对私人感情影响工作进度的担心现在看来根本就是多余的。但他实在没什么好说的,精神和肢体的双重疲劳让他对什么都失了兴致。黄濑盯着飞速闪过的栏杆,窗外没有风景可言,抬头是他见惯的满天星光,除此之外便是黑魆魆一片。几乎是有点自暴自弃地,黄濑闭上了双眼,脱力地想到家再说吧。

或许这就是人们口中的"七年之痒"?他不清楚。

黄濑和青峰的初次见面,结果还是挺有戏剧性意味的。那天黄濑刚结束了任务,正当他心情颇好地听着高级酒店内混作一团的尖叫和杂乱无章的脚步声收了枪,有条不紊地走出华丽大门时,酒店安保人员看他面生,一把将他拦住。

“先生,鉴于事件发生突然,我们想请您留下通讯方式,房间号和姓名,麻烦您配合一下。”

黄濑在心里暗骂shit,早知道不耍帅了直接跳窗多快,替国家卖命还这么麻烦简直是天理何在,但表面上他还是装出了一副困扰的样子道:“啊,我跟别人约在这里见的,房间并没有开我的名字…”他快速地环视四周,大多数人忙着向外跑,倒是有个靛色头发,肤色偏黑却同是亚洲面孔的男人不慌不忙地踱着步子,向他这里看。黄濑心说老兄就拜托你了,第一次任务可不能砸啊,于是径直走过去拍他肩,灿烂无比地笑道:“原来你在这儿,刚刚人太多都没看到。”那男人还算给面子,挑挑眉顺着他的话接:“怎么了这是。”安保人员见他俩认识,迟疑着重复了一遍刚才的话,这个人他倒是见过,只是没见过他跟那金发客人在一起。男人说:“青峰大辉,房间5068…”

Aonime......日本人?

安保走后黄濑不好意思地冲青峰笑笑:"麻烦了。"青峰上下打量他一番,看的黄濑浑身不自在。半晌,黄濑听见他带着不确定又有些难以置信的语气问:"你......MB?"

黄濑当即觉得脸上男女通杀的笑容要撑不住了,哪有上来就问别人是不是干那行的的!他深吸一口气,默默比了个中指:"不是,我等人,被放鸽子了。"

青峰好像也意识到自己话说的不对,看着黄濑僵硬的脸色有些尴尬地问:"呃,那怎么不告诉那个安保。"

"这说的出来么......一个大男人被别人放鸽子。"黄濑没好气地回答道。他想自己还挺能装,明明要"等"的人刚刚在两分钟之前被他一击毙命,出个任务硬是能让他扯成情感烦恼。"总之我欠你个人情啦,请你去喝酒?"不管怎么说任务完成就行,心情好的黄濑也就不太计较被错认为MB的事了。

他们就是这么认识的。

青峰大辉这辈子都不会承认的事有两件,一是他当初做特工是好莱坞电影看多了都变成了脑子里进的水,二是其实最开始先喜欢上对方的人不是黄濑,是他。

在大洋彼岸能遇见个和自己说同样语言又意趣相投的人结果还挺不容易的,黄濑和青峰就这样发展成了经常一起出去have fun的球友加酒友。黄濑告诉青峰他是给跨国公司干活的翻译,青峰则说自己是做工程的,反正都是常常出差的工作。虽然第一印象不怎么样,时间久了黄濑也不得不承认青峰人其实挺好,工作不错长得也帅,标准的理想型结婚对象。至于他们怎么从朋友发展成情人的,那纯是黄濑脑子一热,青峰顺水推舟。

那天黄濑前一晚刚出过任务,一不小心就挂了点彩,不过伤口不深,就是看着有点吓人,他胳膊上被划了长长一道,从大臂到肘关节。黄濑也算是幸运,这么个小伤口换条命,不能再值了。第二天是个公休,青峰一大早就来找他出去打球。黄濑睡得迷迷瞪瞪的,揉着眼一打开门就紧紧被青峰抓住了手腕,接着一个贴近的声音挺紧张地问:"你手怎么了。"

黄濑这才想起昨天回来太晚,累得不行的他随便换了个衣服倒下就睡,连伤口都忘了处理一下。他挠挠头,轻描淡写地打哈哈道:"昨天不小心划了一道,小青峰不用担心啦不是什么严重的伤口。"

青峰皱起眉头细细检查了一遍,确认过黄濑身上确实没有别的伤痕之后才放松了点手上的力道。

"你是干了什么才伤成这样,有医药箱没,进去我给你包扎。"

清晨悠闲宁静的气氛就这样被他俩"干嘛这么紧张哇啊疼疼疼小青峰你轻点!""你也知道疼,伤的时候怎么不小心点。""我又不是有意......嘶——你故意的!棉签给我我自己来!"这样的吵吵闹闹和玻璃瓶纱布剪子发出的叮叮咣咣声撕破了。

青峰虐待完黄濑那道伤口去厨房给他做早餐。黄濑胳膊上还留着淡淡的药水味,他看着被整齐地缠在自己胳膊上的洁白纱布,偷偷扯出一个大大的微笑。等到青峰端着散发着香气的鸡蛋三明治,培根炒蛋和热牛奶回到餐桌前的时候,黄濑抬起头看着他,笑得像他们第一次见面时那样灿烂:"喂小青峰,要不要交往试试看?"

青峰愣了一下,勾起嘴角道:"好啊。"

特工就是特工,在心里大声喊着"YES!"的青峰,其实也挺能装的,起码不亚于黄濑。

公休过后,在地下室训练的青峰被偶然路过的同事问及最近怎么都不见他去找妹子,是遇见好女人了?青峰做着第二十六个引体向上,很爽快地回答:"姑且算是吧。"然后第二天关于他浪子回头的八点档肥皂剧故事就被传遍了整个组织,至于当事人,只在被调侃时和其他几个单身汉子的羡艳目光下笑而不语,不禁暗想这要让黄濑知道指不定什么反应。

谁知这原本玩笑似的交往竟一下子持续了七年,甚至青峰在某个傍晚开着新买的奔驰一路飙车载黄濑到海边,然后在退潮时略带些咸腥味的空气和海潮不断拍打沙滩的声音中从口袋里掏出戒指,向黄濑求了婚。那天黄濑感动得像个青涩的高中生,一把抱住他趴在他肩头闷声说这辈子我不会把戒指还你了,青峰笑道你能把它带进坟墓更好。真能带进坟墓么?黄濑和青峰都默默地思忖着,大约到了明天该出任务的时候,就会因为太过碍事而去掉了吧。但他们谁也没显露出来这情绪,只管投入进与对方缠绵的亲吻中,任海水拍打着脚踝与小腿,细沙轻轻地将脚趾覆盖。

两个影帝。








-tbc-




评论
热度(50)
  1. _寒子_寒子 转载了此文字
    不要脸的我又开短连载惹,长点的文章还是在这个号上刷一下。
©_寒子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