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寒子_

一応写手 coser
随心所欲型选手 请多多指教
刀剑乱舞中 T家星饭 法狗秃顶预备军
BGBLGL通吃
专刷青黄段子用小号:http://6857aoki.lofter.com

东京地震8.0


*现代paro,建立在东京发生里氏8.0级地震以上的妄想。致敬东京地震8.0

*总司是两个人的义父,青梅竹马的高中生安清,这样的设定。

*爷爷,言情剧霸气男主役担当。三山成分有

 

 

 

 

 

 

 

 

“我出门了。”

 

“路上小心。”

 

红色围巾影子一掠,急匆匆地消失在“砰”的关门声中。安定将最后一口米饭咽下,端起碗盘准备洗碗。他瞟了一眼窗外,清光出门工作的时刻,路灯不约而同地开始发光。

 

最近的清光似乎也变成了那些灯盏中的一员,晚上以亮灯作为出门工作的信号,早上则一声不响地回来。安定起床准备上班的时候,他多半已经把自己缩成一个球,蜷在棉被中沉睡了,正月过去几乎天天如此。安定在喫茶店打工,早八晚五,和清光的作息正好相反。于是每天他们也只在饭桌上有极短暂的交流。每天清光似乎都很累,安定注意到他出门前开始用化妆液遮掉双眼下沉重的黑眼圈了。

 

他很想问到底是怎么回事,虽然清光敷衍地解释过“晚上时薪高啊,既然要辛苦还不如选一个回报高的。”,但那双透出躲闪的双眼却宣告着“说谎了。”

 

有时候太过熟悉别人也是一种烦恼啊。安定讨厌拐弯抹角的说话方式,可以的话他甚至想把清光按在墙上问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每天看到清光显而易见的精疲力竭,便又想“果然还是挑一个适当的时机比较好。”

 

“啊——”客人稀少的午时,安定趴在收银柜上长出了一口气。今天也是,早上出门时清光还缩在棉被里,做了什么噩梦似地皱着眉头发出意义不明的嘟囔声。总觉得这家伙做的不是什么正经工作,不然怎么搞到这种地步?会剥削劳工的黑工厂……?安定顿时感到一阵恶寒。

 

“冲田君最近都没什么精神呢,有什么烦恼吗?”

 

安定抬眼,看到同事温柔地冲他笑着。是他打工的前辈咲野美津。美津是新大一生,考上了东京的大学才从宫城来到这个刚刚经历灾难的都市,她生着与安定相似的圆眼,话不多,总是安静地微笑着,化妆也很淡,五官端正但没什么出彩的地方,比起领导者应该更适合追随者的类型。就这些种种来说,都是和清光完全相反的人,可就是这样的女孩,竟然和清光的名字读音有所重复,搞得安定每次叫她都感觉怪怪的,清光的疲累的睡眼总在眼前一闪。

 

但就是这个女孩,对他有点特殊……这回不必其他人说神经大条的安定也有所察觉了。比如她总在和他对上视线的时候腼腆地笑着低下视线;有意无意地接近他,甚至像这样,关心他的情绪和身体状况。

 

看来是被喜欢上了。安定模糊地揣测着。他不讨厌这个类型的女孩子,甚至往往对这类异性抱有怜惜尊重,但这一次,安定不想主动回应这份感情。这样做或许很狡猾吧,不露声色,装作不觉是很差劲的,但他实在完全没有回应的心情。

 

很累,想麻痹自己一般重复两点一线的生活,想要毫无波澜的日常持续下去,什么也不想改变。

 

“啊,辛苦了,咲野前辈。没有什么,是和我住一起那家伙,真让人放心不下。”

 

清光这时候大概起来了,有好好给自己做饭吃,没有因为嫌麻烦而去买超市的素食便当吧……安定大概能想象的到,清光那家伙绝对在工作的地方相当卖命,给别人留下努力向上的印象,回家之后就原形毕露,除了给两人准备晚餐就什么也不想干。昨天被他发现垃圾袋里有便利店的便当盒,之前还连续有过速食炒面的包装这种东西。问他也说“只想睡觉”,疲倦的懒得张口的样子。

 

“一起住的……”美津明显愣了一下,安定还没感到自己的话有什么不对,接上下文:“就算跟那家伙说了‘喂,不好好吃饭你是满足于自己这个身高了吗’这种话,也只会被回应‘都高中快毕业了谁还会长高啊混蛋’真的烦死了。”

 

“冲田君的女朋友很有个性啊……”她温和的微笑里掺杂了一点寂寞。

 

“啊?我没女朋友。”安定这时候才意识到她误会了什么。“姑且算是义兄弟,虽然不想承认,那个笨蛋。”

 

看着美津变化明显的表情,安定不禁在心里疑惑女孩子的心情都这么好猜吗?为什么在学校的时候完全不觉得?虽然这么想好像挺自以为是的,但安定还是更加确认,美津果然是喜欢自己吧。这事要是让清光知道了,他肯定会说“还真有人会喜欢你这种情商为负的笨蛋啊!”这种让人不爽的话,但随即又会坏笑起来“喂,要不要交往试试啊!”让人说不清他对于有女孩子喜欢安定这件事到底是高兴还是不高兴。

 

安定的想法相当简单,他对于别人的感情只有“高兴”和“不高兴”的区分,对于清光的心情他是猜测不到的。每每这时,虽然清光很高兴有个温柔的异性能体谅安定的心情,给予他自己和别人提供不了的安慰与支持,但一想到今后一直凑在一起的两个人会分开,心里便涌上一股怅然若失的胸闷感。当然,这些即使告诉了安定也会被当成傻瓜吧。

 

清光的工作还算顺利,狮子王口中的“另一位”其实是位服务生,山姥切国广,总是面无表情,说话声音也刻意压低,清光竟在他身上找到了几分大俱利的影子。第一次见到的时候就想起了刚认识那个大黑皮的时候,不过国广好像不是“懒得和你们混熟”而是“和像我这样的人混熟可以吗”,虽然本人没直说,但总有种这样的感觉呢……明明长得很可爱,却偏偏要藏起来,这样的人也是有的啊。或许是因为和大俱利打交道的经验吧,山姥切也很快不再抵触他这个刚来的新人了。

 

以及工作一周后……清光终于明白了什么叫“快要闭店”和“有人支撑”。

 

“哎?牛郎只有我和Lion桑!”询问了“别的host呢?”却得到“host只有你和我啊”的回答,清光毫不顾忌形象地大叫起来。

 

“你反应也太大了……喂清,既然你是这个店里稀有的劳动资源,告诉你个秘密。”狮子王想到了什么有趣的恶作剧一样笑了,冲清光勾勾手指。好奇心也驱使清光无视那个让人腹诽的“劳动资源”凑过去,狮子王偷偷冲他耳语:“这个店是为国广那家伙开的啦。据说上头是三条家的那位……”

 

“哈?”

 

清光已经开始后悔自来熟和山姥切勾肩搭背的事了。

 

三条是这条街的霸主,清光非常清楚,因为四课时不时会和他们打交道,甚至委托三条在新宿进行一些警察所无法涉及的活动。总司不像土方那样对黑道颇有微词,反而有时候会说“三条的人很讲义气,那样不是很帅吗?”这种话,完全没有个做警视的样子。

 

但确实是这样的,三条往往能用让所有人信服的解决方式处理问题。毕竟黑是黑白是白,黑道有黑道的做法,这是除了这个世界的成员外所有人都无法干涉的事。三条如今的组长一改人们心中满脸横肉,满身刺青,嘴里永远叼着烟的黑道形象,据说是位年轻帅气,非常有旧日贵族气质的男子。当然,清光也没有见过,只是听人这么说罢了。传统黑道推崇世袭制,连组名也往往是一个家族的名字。但想要成为一群危险分子的领导,光有身世支撑当然是不行的。这个男子大概也有什么能让数目庞大的不良分子臣服的秘技吧。三条黑白都有分支,是非常出名的组织,清光怎么也没想到工作地点会和那种组织扯上关系,而且还是因为乍看之下一个毫不起眼的服务生……?

 

……好像肥皂剧的剧情。等等这个时候应该先担心一下自己吧!本来就不想和那边有太多牵连,然而现在知道这个店面的幕后老板就是那个世界的Boss……清光陷入了后悔,真的,这要是让安定知道了,会被直接锁进房间吧……他可只想在这边渡过困难时期,没有长久的做下去的打算,结果现在一下就被告知了这种秘密,一旦知道了一些深入的事,清光就会有“大概出不来了”的恐惧。就算想过接受这个事实,但像这种吃青春饭的工作,一旦大好年华结束又何去何从?难道像朝矢一样……?清光不想永远待在这个纸醉金迷的世界里,他的过去始终让他对这里抱有恐惧。

 

狮子王体察不到清光的心情,只以为他是惊呆,便又说下去:“其实原来国广也是host啦,但是他那个性格本来就不太卖座,三条家的又看不得他坐在女人堆里……啧啧,男人的占有欲啊。哎对了,你别告诉别人啊,多数人还不知道他们老大的取向呢。”

 

我告诉谁啊……连在这里工作的事都小心藏着呢。清光在心里吐槽。他知道安定一定已经从自己的躲闪中看出了什么,每次吃饭时偷偷抬眼看他,对方都一副欲言又止的表情。但他真的很累,什么也不想说,连改善这尴尬气氛的力气都没有。每天都在学新东西,应付着各种各样的客人,倾听各种各样的抱怨,实在把他的精力都消磨干净了。狮子王倒是游刃有余,这就是专业的不同吧……

 

女人的感情是脆弱的,特别是在经历了生死之后。清光还抱着十二分的敬业精神,虽然说出去不是多么光彩的工作,他也希望认真去做,让自己的客人能够带着轻松的心情离开。虽然偶尔也会被狮子王认真地提醒“清君,不要太陷进去了,对待客人的烦恼太过认真的话自己会很累。”

 

确实很累,特别是对他这种尚未踏入社会的年轻人来说,从客人口中听到的世界是多么残酷啊。家庭不和,工作挫折,喝了酒之后,各种各样的痛苦就乘着女人温柔的语音流出。要打起精神应付这些,然而自己不是也有自己的痛苦吗?一旦踏入回家的电车,自己的忧虑又被放出,吵得他不得安宁。

 

闭店之后,清光换掉沾上酒味的西服,疲累地说过“您辛苦了”,便向地下铁入口走去。清晨第一班地下铁在他面前呼啸而过。清光揉了揉隐隐发痛的太阳穴,望向列车消失的方向,想大概这时安定还在睡梦中。

 

 

 

-tbc-

 

 

 

最近lo主也在外面找了兼职xxx更新晚了真的不好意思!!!土下座

                                                                                                                                                                                                                                                                                                                                                                                                                                                                                                                                                                                 

评论(7)
热度(40)
©_寒子_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