_寒子_

一応写手 coser
随心所欲型选手 请多多指教
刀剑乱舞中 T家星饭 法狗秃顶预备军
BGBLGL通吃
专刷青黄段子用小号:http://6857aoki.lofter.com

东京地震8.0

 二十三


*现代paro,建立在东京发生里氏8.0级地震以上的妄想。致敬东京地震8.0

*总司是两个人的义父,青梅竹马的高中生安清,这样的设定。

*终于有点高中生谈恋爱的感觉了

 

 

 

 

 

 

 

 

事情会变成这样,并非安定未曾料到。一开始他当是美津仍是新鲜感,自己则不习惯恋爱的模式。可后来越来越感到虚无缥缈。恋爱就是这样的吗?不仅困扰着美津,这问题也同样困扰着他。但他把握不好分寸,本来以为习惯就好渐渐将这些都放在了一边,于是问题拖得越发无解。最后还是美津主动给出了那个显而易见的答案。这样的他是多么过分啊。一起涌上心口的感情让人难以捉摸,但稍稍地,有那么一瞬间,他突然理解了国文课本里写出那些难懂文章的人的心情。

 

事情是怎么被时间的流水推着走向这一步的呢,是从什么时候起春天开始宣告结束的呢。

 

清光总一本书卷起来敲他肩膀,咬牙切齿一样地说着你怎么这么没有人情味,大家不都能体会的嘛!他则暗自腹诽我没经历过怎么能体会。难道究竟是恋爱好歹救了他这少到可怜的感知能力?感到对不起美津,却明白自己再做什么都是枉然,不如就这样消失在她的世界里。她先说了分手,是要放两个人一马。安定抓着吊环,在傍晚时分的拥挤电车里轻轻出了一口气。

 

满员沙丁鱼电车的威力实在不小,挤得他透不过气来。安定提前一站下了车,想要沿着河堤走回家。

 

河边樱花树上绯红的云雾终于全凋落了,剩下的是为了迎接夏天而奋力生长的嫩绿叶片。他盯着那些叶子,想起清光偶尔会有感而发一样地说些莫名其妙的话。在学校青江听着了就会打趣他说哟,你小子该不是文学部的部长吧。

 

清光说:“唯一不变的是改变本身。”

 

唯一不变的是改变本身。樱花会凋谢,叶子也会枯黄,唯一不变的是年复一年花开花落的瞬间。

 

但如果可以的话,安定盯着这些整齐站立的樱树想,还是什么都不要变比较好。

 

曾经他只知道一味地憧憬总司的制服,制帽上威风凛凛的朝日影,贴着少年微笑相片的身份证明。或许因为总司总留给他们一个沉稳的背影吧。而如今他终究离这梦想越来越近,却无法再像过去那样由衷地开心了。因为一切都变了。总司走了,清光眼里星光的碎片渐渐被时间融化,他们吵架,和好,他揽着清光瘦却有力的肩。他交了女朋友,今天分手了。在风铃花接近凋谢的时节,他终于再一次审视起自己的一切,再一次感到想要回到过去。

 

安定低头看着不停向身后流去的河水慢慢地向前走,渐渐竹剑的声音穿过樱花树和院墙远远地在耳边响起。听来只有一个人在练习,往前走不久就是道场,道场让低低的院墙围绕,行人能透过院子看到练习场的情况。近藤师父总说想要看着外面神清气爽地切磋练习,不要弄得像学校的室内体育馆一样。虽然大多数剑道教室已经换了那种场地,近藤还是坚持道场一直以来的模样不肯改变,连搬到这里之后也将道场的格局原原本本复制了下来。有时弟子练习晚了误了家里吃饭的点,就直接走到前面的房间跟师父一起吃饭。连这样的习惯都和百年前相差不远。

 

直到走得近了,他才看清挥剑的人是清光。

 

安定很少以这样的角度看穿着剑道服的清光。平日里他站在他身旁或是对面,作为他的同伴亦或对手。现在他站在低矮的护墙外,看着小小的日式庭院后一袭白衣黑袴的少年。他微长的头发不像平常那样松松地约束了垂在胸前,而是高高扎起。微红的脸颊上还挂着汗水,一双尖利的眼睛直盯前方,手上脚上的动作完美无缺。走路的人光是这么看着就会想起传说里那些眉目清秀实力超群的剑豪,怕是猛地燃起想要练剑的愿望。他这样子倒是道场的招牌广告。安定这样想,嘴角不由自主地翘起来。

 

“清光!”安定站在围墙这一头招呼他。

 

也许因为练了剑流过汗心情很好吧,清光放下竹剑踢踏着木屐穿过小小的院落走到安定面前。脸上的笑容一扫昨天的阴霾

 

“你提前下车啦。去门口等我吧?”

 

“嗯,汗擦干再出来。”

 

安定依言绕到师父家门口等他,门口停着清光的自行车。

 

清光眼里的星光,怕是只有在练剑的时候才能找回来吧。之前两个人一起来的时候师父颇有几分不安地把他拉到一边,问清光是否有什么不对,最近每天都上道场来。安定摇摇头说他想就任他去吧,没什么不寻常的。他已经料到清光大约会比他更早地拿到免许皆传的认可,也许他真正想做的事就是这个吧。做个小师傅,一辈子倚靠自己长久以来练就的剑法活着。对于自己未来的打算,清光未曾向他说过半句,或许自己也在犹豫不决也说不定。

 

安定站在门口胡思乱想的当儿,清光换好衣服出来了。

 

“今天恰巧虎哥在家,求他陪我练习了,好久没和虎哥练习了……他说自从上大学就退步了,我第一次和他平手。但大学里也应当是有剑道社的不该手生嘛,真是吓了我一跳……”

 

清光看起来是很累,一直抬起一边推自行车的手揉肩膀,但仍旧精神抖擞,喋喋不休地讲话。安定想也许就因为这小子天天在自己旁边说话,自己才在约会的时候话少的也说不定。

 

“行了,你累还讲话。”

 

“不讲话更累。”清光丢给他一个白眼,放下揉捏肩膀的手。

 

安定突然站定,从清光手里接走了自行车的把手。不由分说地就跨了上去。清光被他这一连串像是早预谋好的动作吓了一跳,磕磕绊绊地问:“哎?等等……干什么啊。”跟着站在原地疑惑地瞧着他。

 

“不是累么,我骑。”安定眼神示意他坐后面,回答得好像是理所当然的事一样。

 

“你,你开什么玩笑。约会完心情转换不过来了?把我当你女朋友啊?”清光一挑眉,脸上的笑意马上消失得一干二净。这算什么?好不容易忘了这家伙跟女孩子出去约会的事,对人家产生了保护欲就再也收不回去了?

 

“我饿了,想快点回去。”安定顺理成章地回答,完全不把清光散发出的怒气当一回事。当然他知道,这不过是个借口。想快点回家倒是真的,也不想看他一边走一边揉肩膀的样子。怕是练了很久已经酸痛了。

 

“……真是败给你了。”清光嘴上嘟囔着,勉强斜坐在后座上,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是和漫画的女主角一个姿势了。不过他还没那个能拉下脸来抱住安定腰的耻度,只仅仅抓着自行车的座椅。安定这家伙,总能一脸“这有什么”地做这些事……稍微有点自觉好吗,很容易让人误会的啊!

 

“走啰。”安定把清光的包扔进车篮,一使力将自行车蹬出好远。

 

意外地不怎么费力,明明是载一个跟自己差不多高的男高中生。安定想这家伙到底有瘦多少?这样一来确实比推着自行车慢慢地走快多了,成列的樱花树在视线里不断后退,河水流淌的声音在耳边作响,空气中是春天的傍晚特有的气息。他很少和清光这样体会季节流转的讯息了,仿佛时间又一下倒流到过去,他在公园骑着那种后轮还带有两个轮子的自行车,清光追着跑。仅仅是那样,还是小孩子的他们也会感到愉快。就算不小心摔了一跤,爬起来拍拍还继续笑着打闹。如今一下就要向成人迈进了,年岁快得让人不可置信,甚至暗自怀疑这该不是一场梦吧。如果现在跌倒了,还能像那时一样心无芥蒂地继续前进吗。

 

很久没有这样坐在别人骑得飞快的自行车后座上了。清光盯着脚下快速移动的地面,突然有点想笑。安定这家伙,有时候也会像这样让人感到有点可爱……虽然说不上是哪里可爱。他抬起头,这才注意到不知不觉安定那套在连帽衫里的肩背也这样地结实了,一瞬间竟有了想要靠上去的冲动。咳,想什么呢……清光抬起头问:“约会怎么样?”

 

清光的声音被风阻断,传到安定耳朵里就断断续续的了。

 

“你说什么?”

 

清光深吸了一口气喊:“我问,约会怎么样啊!”

 

安定也同样大声地回答:“分手了!”

 

清光吓了一跳,原以为会得到“还行”、“就那样”的答案,却没想到他这么大声地喊出分手。

 

“哎?分手了?你搞什么……”

 

“说什么啊大声点!”安定有点不耐烦。

 

“没——什——么!”

 

清光默默叹了口气。这家伙也真是的,怎么想都只有女孩子受不了他不解风情终于说拜拜了吧。除了自己也很难有别人跟这种话不多,耿直的不像话,半句情话都不会说的人一起生活这么长时间了吧,难道往后就这样两个人过一辈子么。真是孽缘。但他自己也对这样的生活太习惯了,虽然安定气人又不会说话,但想象两个人分开的场景,自己心里也非常讨厌。他们在一起生活已经太习惯了,不管这个位置被谁取代了都会觉得别扭吧。

 

两个人都不再说话,带着不同的情感。安定只是沿着河堤往前骑,清光抬起头看着晚霞燃起的天空,深吸了一口气,低下头微笑起来。

 

如果时间必然是停不住的砂砾从手中溜走,至少这一刻还能够被紧紧抓住,永远停留在记忆里。

 

 

 


 

 

 

 

预告:鹤一期即将上线!

 

 

 

 


评论(17)
热度(64)
©_寒子_ | Powered by LOFTER